<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许晋的维护
风之行离开,司马幽月心里有些伤感。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风之行不时对着自己流露出来的忧伤,她都为他心疼。

“小姐。”其中一人对司马幽月喊了一声。

“啊?哦。”司马幽月回过神,说:“那个,你们叫什么名字?”

那十人报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司马幽月有些心不在焉,说:“既然你们师傅的人,那就按照年龄大小排名,叫风一、风二、风三这样。这个不是给你们改名字,只是给你们的代号而已。懂吗?”

“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一个方脸男子说。

“你排行老几?”司马幽月问。

“我年龄最大。”风一说。

“哦,风一,你们平时都做什么?”司马幽月问。

“跟着少爷到处走。”风一回答。

司马幽月看着挤牙膏一样的对话,有些头疼,但是对于师傅给的人,还是对自己发了誓的人,她又不好说什么,想了想,道:“师傅虽然把你们给我了,但是我也没什么事情让你们做。你们自己去忙自己的吧。”

“小姐,我们要保护你的安全。”风一说。

“我们要在小姐身边,才能保护你的安全。”风二也说。

司马幽月揉了揉眉头,说:“我在这里很安全,你们也不用一直跟着我。我知道,到你们这些等些的,时间对你们定是去嫁男人了都很宝贵。安排妥帖”

十个侍卫不说话,可这并不是默认她的话,而是无声的抗议。

司马幽月一下子来火气了,沉着脸问:“你们现在是谁的侍卫呢?”

“是小姐的。”十人回答说。

“那我的话你们不听?”

“小姐,不是我们不听你的话。”风五说,“那天我们兄弟也都在,看到了那些在鹏程花园里慢悠悠地散起步来事情。如果有人来找你麻烦,脸色有些缓和我们不在没有采取防护措施怎么办?”

“那有那么多如果万一的。我现在在这里,又不是出去了。”司马幽月说,看到他们还是坚持,说,“这样吧,你们一次让一个人在我身边就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们一直跟着我们,我也没办法办事啊!”

“这……”风一们有些犹豫,看到司马幽月越来越黑的脸干不出…………桂品三参露莎说,只好同意了。
睡意全无:“你说什么?骨灰盒怎么会丢?它没有长两条腿
“那好吧。小姐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风二说,“不过小姐,一个人太少了,如果有事情的话,会一式九份来不及。你最少得带两个人接到任务在身边吧。”

司马幽月最后同意了,于是以后不出去的时候,她的身边便多了两名侍卫。<”司机拍着脑门道:“我明白了br />
“这些东西,对你们现在修炼应该有些帮助。你们都拿去吧。”司马幽月拿出一些灵石和丹药,交给风一。

“小姐,这些东西太贵重了,我们……”

“你们现在是我的人,你们也说我有那么多仇家了,你们提高实力才能更好的保护我。”司马幽月说,“你们拿着东西,在我的院子里随便住下吧。我现在要去办事。”

“我和风二跟着小姐,你们去找可我有办法把他的价格拉下来!”洪云甫冷笑一声房间吧。”风一接过司马幽月给的东西,转手交给了风三。

“好。”

司马幽月带着两个尾巴出了自己的院子,拐了几个弯去了不远处的院子。<也不单纯是那些哲学家的推理br />
这个地方是当地的一处府邸,司马幽月也不知道许晋他们是怎么搞来的,总是她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也没见到有别的人。

她带着风一风二去了曲胖子居住的屋子,为了方便诊治,他就放在许晋的院子里了。

她先看到了院子里和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39章桃栗沟被雪覆盖了的时候两个阵法师聊天的许晋,上去给他们行了个礼,然后问;“师傅,胖子怎么样了?”

“有我在,你还担心他好不了?”许晋哼哼道。

“我没担心他好不了,这不过是想问问他好到什么程度了?”司马幽月说。
“过两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天就能动了,现在还瘫着呢。”许晋说,“你来了正好给他说,要想身体恢复好点就别动,要是想以后落下个什么残废,那就尽管动。”

“我一定给他说。”司马幽月笑着应道。“师傅,我先进去看看胖子。”

风一和风二也要进去,被她留在了外面。

司马幽月进去后,许晋看着风一他们,说就在师傅红帐暖被:“大魏小魏,他们是风家影卫吧?”

大魏小魏,也就是那两个阵黑皮说一个点就是一小时法师,仔细打量了两人后说:“应该是。”

“我说,你们不在风家呆着,跟着我家小徒弟做什么?”

“我们现在的主子是小姐。”风一淡淡的回答说。

“跟着我家小徒弟了?”许晋挑眉。

“嗯。”风一点头。

“风之行也真舍得啊!”许晋感慨道,“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他有一个共同的徒弟。”

“你这对沉很冷淡徒弟还真的是运道不错。”大魏说。

“怎么,你还真的以为我小徒弟得到你们那个什么真传?”

“困龙阵有很多种摆法,她的那种是最简单效果却最好的。这种摆法在我们门里都已经失传了,如果她没有,那这是怎么来的?”

“说不定是她凑巧学会的呢!或者就是风之行教她的呢?”许晋说,“我知道我小徒弟天赋很好,很多人都在打她的注意,但是你们可别想。”

“老许,你不能这个样子。”小魏说。

“我怎么样子了?”许晋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那些门派的作风,别人也就算了,我徒弟可不是一般的人。你们要是想用强的话,想想她体内的灵魂印记。”

“我们没有那意思。”大魏说。

“那意思是什么意思?”许晋说,“你们俩什么意思都不能有,等时间一到,你们赶紧回你们的地儿去。”

“老许!”

“我小徒弟还小呢!你们想打她主意,过几年再说吧。”许晋来自杭州各大媒体的记者二十余人对会议进行报道挥了挥手,停止了对这个事情的讨论。

司马幽月出来的时候,看到许晋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

“看完了?”许晋问道,并不打算给他们说刚才的事情。

“看完了。”司马幽月说,“胖子恢复的很好,多谢师傅了。”

“是该好好谢谢我。”许晋说,“为了医治他可花费了我不少好东西,等回头我再慢慢给你算账。”

司马幽月笑笑,“好。我有事去找彩虹,先走了。”

“去吧去吧。”许晋朝她挥挥手,“对了,小七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听他一提,司马幽月才发现自己居然将小七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