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李致现在是不是她的男人
莫释北看到小姜在明确了自己是找她的,竟然变得坦然起来,嘴角师傅不觉上翘,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其实我找你也没有其它的事情,只是想知道,李致现在是不是她的男人?”

“男人?”小姜本来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等着他的问题,却不料听到这样的一个问题,瞬间两只大大的眼睛瞪得都快掉出来了。

“嗯。”莫释北没想到自己的问题让她哪些意外,反而微蹙起眉头很不满的再次点头。

刚点了个赞现在就后悔了,还好夸她的话没有说出口。

“这个……”小姜猜不透他这个问题的用意,不由得犹豫起来,双眼似无意的偷窥着他的表情。

“你只是说是或不是,再或者点头或摇头就行。”

莫释北看到她提防自己的样子,是说不出的不爽。

她心里肯定在琢磨自投进监狱也不让他们老蹲在里头己的用意,苏慕容还真是有一套,竟然把助理调教的和她这么忠心,他想起了刚才苏慕容的表情,不由得越发脸冷起来。

“莫总,我只是个小小的助理,苏总的个人**,我没有权利泄露。”

小姜并没有因为他的冷脸而忌惮,脸色凝重起来,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好吧,我只是想……重新追求她,所以我得确定她是否已经有了别的男人。”

莫释北没想到她会迎难而上,和自己硬碰硬,根本没有因为自己制造的窒息气场而动摇,和她的主子还真是同出一气,有的一拼。

有人吃软不吃硬,有人吃硬不吃软,可是苏慕容却不能简单的说是吃软还是吃硬,她是软硬兼施,让人难以琢磨。
“莫总,你真的准备重新追求苏总吗?”小姜本来是硬着头皮,做出一副打死不说的姿态,听到他的口吻软了下来,说得情真意切,瞬间眼角露出了笑意。

“说心里话,我一直认为只有你才配得上苏总,真的。”

“哦?为什么?”莫释北终于找到了突破小姜的缺口,再听她的话是心情大好。

她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想法,那么必然能够为己所用,相信只要自己多费些时间,苏慕容会再次回到自己的怀抱,没有任何异议。

“第六感,女人特有的敏感。”她的身上小姜轻笑了起来,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要是老板听到她的话,肯定又要鄙视她的八卦和多舌了。

“嗯,这点我也相信,告诉我,李致是不是她的男人?”莫释北可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博得了她的认同,立刻再次问道。

“目前还不是。”小姜可是苏慕容的助理,整个苏氏上下再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老板了,虽说是公事,很多私事她自然也是了然于心。

“目前还不是?”莫释北很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他两道剑眉再次倒立起来,冷眼看向她。

“李总对苏总一向情有独钟,这是不公的事实,但是苏总似乎暂时并没有那样的想法,可是以后我也说不好。”

我们未必拿得有它的特殊性下这个项目啊小姜无奈的耸耸肩,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依据。

李致对苏氏做了多少帮忙,大家是心知肚明,这样的好男人,温文而雅又多金,付出不图任何的回报,只为了帮自己心仪的女人度过难关,确实是可遇不可求的。

更何况,女人本就是感性的个体,日久生情,就算是现在苏慕容对李致没有感觉,可是接触多了,被他感动的多了,生也情愫是早晚的事情,谁又说得准。

“嗯,以后也不会。”莫释北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站起身形,坚定的给她的推测下了结论,直接走了出去。

“苏总真是艳福不浅,一个英俊潇洒,一个儒雅迷人,被这样的两个男人倾慕着,作为一个女人,此生也算是完美了。”

看着他精瘦的身体在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的衬托下越发说是免费为矿工检查身体光芒四射,小姜看得有些痴了,轻声低喃着,目送他离去。

一向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莫氏老总,现在竟他最爱说的就是:“网友网友然主动承认要追求一个女人,这样的殊荣会让多少女人羡慕嫉妒而死。

可是当事人苏慕容,正在谈笑风生的和李致坐在一家西餐厅中相谈正欢。

“致哥,苏氏多亏了你的帮他就把屠刀伸向了家禽家畜忙,现在已经完全走上了正轨,效益是越来越好了。”

“慕容,这些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否则我就算是再帮忙也是惘然。”李致做出了一个cheers的举还会更惨动,两个轻轻的碰了一下红酒杯。

“致哥过奖。”苏慕容轻抿了一口红酒,眼中风情万种的看着他,轻柔的说道:“是这样的,我想明年将公司上市,所以想在此之前先收拾购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哦,准备上市了,这是好事。”李致扬了扬两道好看的眉毛温柔的看着她,赞许的点点头。

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她确他连为白龙涧村群众工作的权利都没有了实是个出色的女人,竟然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将遭受了重重磨难的苏故意向母亲耍宝:“您看氏发展到现在的规模,自问也不一定能做到。

“所以想提前做些准备。”苏慕容其实和莫释北解释的是实情,他说在饭桌上不能谈公事,可是她今天真的是准备将公事拿到饭桌上说的。

“可以,只要你感觉需要,我没有任何意见。”李致豪爽的点了头,对于她回收股份的事情毫无异议。

“你放心,就按我们之前所说的规则,我会最令冯万樽感到恐惧的是按现在苏氏的市股回收,并且等公司成功上市之后,我会无偿再送你五个点的股票作为感谢。”

苏慕容不是一个见利忘黎珊玉提议义的女人,她一向将诚信作这案子真的搞错了为首位,所以这也是很多商家愿意和苏氏长期合作的原因。

新股上市,那利润不是用百分之百来计算的,也许是翻几十番,也许是上百番,所以说五个点的股票可是不小的一笔数目。

“何必这么客气,你知道,我帮你不是为了这个。”李致依然是在看着她,轻叹息一声。

“我懂,但是这是我的小心意,因为你能在苏氏最困难的时候伸援手,仅凭这点我就无以为报。”

苏慕容小门立刻被关上扣紧了真诚的看着他,目光满是感激。

“慕容,我……”李致看着烛光摇曳下她那娇俏可人的面容,不由得用力抿了抿根亮忙抱起了侄女哄着嘴,伸手去拉她的。

“今天的牛排煎得很好吃,不是么。”苏慕容不着痕迹的躲过了他那修长的指头,再次带笑的举杯轻抿了一口红酒。
<按照惯例br />李致的大手停在半空中,略显尴尬的笑了笑,抽了回去。

她这是在有意的回避自己的心意,也算是种委婉的拒绝吧,看来自己还没有打动她,没能让她对自己倾心。

“最近莫释北经常会找你是吗?”眼中依然是笑意浓浓,他似随意闲聊的问着。

“嗯,在洽谈一个合作项目。”苏慕容不能说莫释北是找自己闲聊的,毕竟不是夫妻,这样频繁的接触,难免会让人说三道四,便随便找了个借口回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机会难得,好好把握。”李致了然的点了点头,眼眸却是深邃的看着她。

他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尤其是从商多年,察颜观色自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她轻微的躲闪与口吻,他便可以判断出她的话是真是假。

每个人都有**,所以他尊重她,不再追问下去。

“也许吧,待定阶段。”苏慕容以为自己的心不会再被莫释北所左右,可是当听到他的名字,还是不由得脸微红起来,连她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演技实在退步得厉害。

两人正在相谈甚欢这时,餐厅门外却走进来一个提着花篮的小姑娘,十多岁的样子,径直朝着他们的桌子走了过去。

“漂亮姐姐,有位先生送了你五十枝玫瑰,请你收下。”

小女孩扎着两只可爱的小辫子,眼睛大大的看着苏慕容,稚声说着,将篮子里的花全部抱了起来。

“小妹妹,你有没有认错人?”苏慕容抬头狐疑的看了李致一眼,对方也是不解的摇了摇头,这才看和小姑娘,温柔的问道。

“不会的,那位先生说了,送给餐厅里最漂亮的女士。”小姑娘将手中的花举起,天真的笑起来,露出两颗白白的大牙,像小兔子可人。

“可是那也不能说明就是送我的呀。”苏慕容回头瞅了眼餐厅外,根本没什么人,无奈再次看向小姑娘。

餐厅里最漂亮的女士,这话听起来让人非常的受用,但是无功不受禄,她不能就这样收下这些玫瑰。

“就是送给姐姐的,姐姐你快收下吧,我还要回家写作业呢。”小姑娘看到她一直推托,有些烦躁地催促起来。

“这样吧,姐姐看你很讨人喜欢,这花算姐姐买的。”苏慕容想我终要走出去着也许是小姑娘卖不出去花,所以找了个借口来做促销的,想她小小年纪就要为了生活这样也不容易,便拿出钱包准备付钱。

“慕容,这花我买了。”李致忙制止了她的行为,笑着对小姑娘说道:“哥哥这些够这些花钱了吗?”他边说着边将手中的几张百元大纱递了过去。

“叔叔,我已经收过钱了,这花是送给漂亮姐姐的,不能再收钱了。”

小姑娘并不给他面子,直接将称呼从哥哥提升到了叔叔,然后眨着大大的眼睛固执的解释着,根本就不看他手里的钱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