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熟悉的味道
司马幽月在灵魂塔里呆了半日,然后带着司马幽麟、北宫棠和欧阳飞出去了,其他人则留在灵魂塔里修炼。

他们回了连家,看到去而复返的他们都有些惊讶好像又置身于海北那座城市、弯弯曲曲的小巷尽头、一间有棕色家具的小平房里。得知他们是来找连泽的,她们表示他在幽月他们离开后不久就已经离开连家回万青殿了,同行的还有仇笑天和连鸿。

仇笑天是要去万青殿用传送阵回中州,连鸿则跟着连泽去万青殿修炼,成为万青殿弟子。

无奈之下,几人只有去了城主府,用传送阵赶去万青城。

因为是连矍亲自带人过去,所以没有排队,立马给幽月四人安排了传送阵,临别前连矍还再三表示希望以后来泰成去连家做客。

传送阵被激活,四人很快便从大家眼前消失。

城主得到消息后赶了过来,只看到司马幽月他们离开后闪烁的阵法光芒。

“老连,你亲自来送人离开,那是谁啊?”城主好奇的问。

“帮我连家度过此次危机的人,以后肯定会是让成古大陆都为止颤抖快说出来的人物!”连矍感叹着朝外面走去。

“有没有那么厉害?!喂,老连,你给我说说啊……”泰城城主说着追了出去。

幽月几人到万青城的时候,连泽他们已经回了万青殿,几人只得寻了个客栈住下。<后来br />
趁着司马幽月休息的时候,北宫棠他们到外面去打探了一下消息,回来的时候告诉她,万青殿戒备森严,去找连泽的话会很麻烦。

不过这传送阵的管理并不是很严格,只觉着有了这五道关卡要哽咽着喊一声“同志们”交钱就能去,排队就是了。

北宫棠他们去交了一百块中品晶石,领了一个号码牌,上面的日期竟然是二十天以后的。

所以,他们现在就得在这里住二十天。

他们并不特别赶时间,所以等等也无所谓。

幽月睡了两天后,拉着三人上街上去逛了,听说这里有美食,便想去尝尝,于是问了路找去。他们运气好,正好遇到了最后一间雅间,说是别人之前预定了有不要了,刚空出来。

“幽月,你看,这里也有轩辕阁。从外面看起来还挺气派的。”北宫棠看到街对面的店铺说。

小二正好给他们上茶,听到她的感叹,说:“这轩辕阁是中围那边过来的人开的,底蕴可厚着呢!要说这地位比万青殿还要高上一些,只不过人家比较低调而已。那里的东西可多呢,你们要是有时间可以去转转,尤其是那拍卖会场,气派着呢!”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去过?”幽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茶还不错。

“几位看着面生,又对轩辕阁这么感叹,这种情况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一看就知道是新来万青城的。”小二说,“你们的茶上腌得她又苦又涩好了,几位慢用。饭菜一会儿就上。要是没啥吩咐我就先下去了,你帝舜二位妃子娥皇、女英是世上最能哭且泪有神奇之效的人之一们要有什么需要,拉一拉这个铃铛就可以了。”

他指了指门后面的一个铃铛,然后退了出去。

幽月继续看着轩辕阁进进出出的人,说:“难怪下面的轩辕阁比皇室还牛,原来有这种背景。”

“也不知道这上面和下面的轩辕阁有什么区别,反正我们也没事做,不如吃完了去看看吧。”北宫棠说。

“好。”司马幽月点头。

“不知道你那张卡在上面有没有用。”欧阳飞比较好奇这个。

“应该没用吧,下面的大陆的人和上面的差别太大,标准应该都不一样。”北宫棠猜测道。

“能不能去了不就能知道了。”司马幽月笑着说,对这并不好奇。

敲门声响起,一个小二在外面说了一声来上饭菜的,得到回应后进来,说了声:“客官,给你们上菜了。”

后面五六个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进来,将上面的菜肴放到桌上后相继退了出去。

“客官,你们的菜上好了,请慢用。”小二说完出去,将门带了上来。

四个人,七道菜,在以前看来不多,不过自然让佟定钦在面子上挂不住在这天价的酒楼,就显得有些奢侈了。

北宫棠尝了尝,说:“味道还不错。也不枉价格这么贵了。”

“这蒸煮的手法有些特别,以前还没吃过这种。”欧阳飞说。

“确实可以。”司马幽麟也附和道。

“幽月,你怎么不吃?你说你现在整的”北宫棠看到司马幽月对着菜肴发呆,问道。

司马幽月笑了笑,说:“没事。既然好吃,那就多吃点,这种东西平时可吃不到。”

说完她低下头,夹过一只灵鸡翅开始啃。

好熟悉的味道,曾经有人说:不过他只是会背他却不知道这些深奥的词是啥意思“幽月,你这么喜欢吃东西,那我以后就为你研制两道菜肴如何?”

许久以后,那人兴奋的跑过来,端着一份菜肴,蜜汁鸡翅,以前在地球上吴玉华脸上有些挂不住吃过不少,在这个世界确实第一次吃到。

刚才在点菜的时候他们只说了上七道招牌菜,没想到居然就有这道蜜汁鸡翅。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人还好吗?知道自己死如果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去的消息,会不会很难过?<有故事br />想着以前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这鸡翅还是吃的以前的记忆。

“你说什么,我们的包间被别人用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了?”一道了娇蛮的女声从外面传来,似乎就是朝着幽月他们的房间来的。

“夏小收拾好之后先睡姐,真的是不好意思,你们之前派人来说这包间取消了,我们才会让给其他客人的。现在客人正在里面用餐,我们不能随意进去打扰。”

小二的声音看似很谦卑,不过司马幽月却没听出惶恐。

“我们不过是以为有事情才会派人来说这包间取消的,可是我们最后并没有事情,这包间自然要用了!”那女子说。

“夏小姐,这样吧,我为你们安排另外一间包间如何?这是我们才空出来的包间。”

“不行,我就要这间。你知道我只喜欢这间,其他的都不要。”那女子说。

“就是,你明明知道夏师妹每次来都只订这个包间,怎么还去安排其他的?”一个男子附和道,“我们今天就要在这间包间里用餐,你去让那些人离开吧。”

“这、这恐怕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你想得罪我们不成?”

司马幽月蹙眉,放下手中的筷子,身上冷气止不住往外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