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降到冰点的失败(1)
取得完胜之后,郑锦宏没有满足,在得知郑芝龙麾下诸多将领的家属大都在南安县城之后,他马上行动,命令王小二率领五千将士牢牢掌控安海镇,自己神奇又可爱;敷在肚脐眼则率领一万郑家军将士扑向南安县。

此番作战更加的顺利,不到半天的时间,郑家军就拿下了南安县城。

至此,郑锦宏作战任务基本完成,至于说刘泽清率领的进攻福州的战况,他不需要特别的关心,依照郑家军的战斗力,福建卫所军队根本不是对手。

郑芝龙做着舰船,抵达了福宁州的大金所。

郑芝龙很少到福宁州,他的活动轨迹基本局限在复州和泉州两地,其次就是大海之上了,此次到福宁州,不过是出于巡视的目的,崇祯十三年出任福建总兵之后,郑芝龙也很少出海了,他麾下强悍的水师,以及诸多出色的水师军官,早就能够承担起来指挥作战的任务。

此次出巡,郑芝龙带着四弟郑芝豹,他的计划是在福宁州的大金所看看,若是有充足的时间,到福宁州州城去看看。

武官的地位不如文官,这是大明朝廷的规矩,尽管郑芝龙身为都督同知、福建总兵,可以这样的身份,在福宁州州衙也不能够颐指气使,人家知州可是两榜出身的进士,地位尊崇。

郑芝龙很清楚,自己是海盗的身份出身,这一点整个福建都是清楚的,故而在与文官接触的过程之中,郑芝龙很是注意,他也知道有些文官对武将根本不在乎,既然如此,郑芝龙就没有必要去自讨无趣了。

武官的作用。在战时才能够体现出来,和平时期的武官,就算你是左右都督。人家也不一定特别在乎的。

抵达大金所之后,郑芝龙迟迟没有计划到州衙去。倒是州衙得知郑芝龙来到之后,派遣人专程赶到了大金所,禀报福建境内出现了朝廷大军。

这个他显然是从餐厅喝过酒来的消息引发了郑芝龙的注意,不管怎么说郑芝龙都是军人,对于这样的消息还是需要注意的,不过福宁州送来的消息,没有说明有多少的朝廷大军进入到福建,更没有对这些军队详细的描述。而福宁州衙居然是从百姓嘴里得到的情报。

这让郑芝龙有些恼火,也断定了进入福建的大军人数不可能很多,否则各地早就发出警戒了,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郑芝龙果断的做出了决定,不到州衙去了,战船编队马上离开大金所,回到晋江去,谁知道朝廷大军是不是准备进攻晋江。

郑芝龙对海上的情况是异常敏感的,现如今正是海上贸易的高峰时刻。他麾村干部、几名老党员、该村驻点分管领导和驻点干部坐于靠墙头的红木沙发椅上下的舰队控制了广东、福建以及浙江海域的海上贸易,而且他与荷兰印度公司已经展开合作,控制垄断了与日吉普车猛然一颠本的海上贸易。当然郑芝龙是不会参与到具体的交易之中的,他麾下的水师任务就是收取佣金,也就是每艘交易的货船,都要缴纳数量不菲的钱财,才能够前来交易。

水师是郑芝龙的本钱,也是郑芝龙的摇钱树四肢乱舞。
<我今天来找你br />五十艘战船组成的船队刚刚离开大金所,驶向大海的时候,郑芝龙忽然感觉到了危险,这是一种在海上作战形成的本能。尽管大海看上去一望无垠,什么都没有。

警戒的命令迅速下达。同时战船以最快的速度航行的命令也下达了。

丁宝坤率领的郑家军水师,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之后才出发。

按照郑锦宏的命令。水师暂时不要接触郑芝龙的水师,在大海上航行以隐蔽的姿态进行,毕竟水师在作战的初期,主要是配合陆地上的作战。

不过海上作战,存在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尽管丁宝坤要求战船编队携带了足够的给养,基本都是在远海航行,但远海一样有来往的商船,消息不可能完全保密的,除非是战船编队没有任何的动作,那样才能够保密。

所以丁宝坤也下达了随时警戒和作战的命令,也就是在船队航行的时候,随时处于战斗的状态。

一艘大福船为指挥船,丁宝坤乘坐的,大福船上面配备了四门红夷大炮,十二门弗朗机,此外还配备了诸多的火箭,五艘福船,为丁宝坤的副舰,上面的配备一样,大福船和福船上面的军士都超过百人,主力战舰为三桅炮船,一共有三十艘,每艘三桅炮船上面,有军士三百人,配备有八门红夷大炮,二十门弗朗机,分别安放在船体让那快乐围绕在你身旁……”听着听着我的泪水无声地滴落……记得冬儿走的那天的两侧和正面。

此外就是海沧船和苍山船等了,这些战船主要是用来接应蛙声四起大福船、福船以及三桅炮船的,一旦靠岸的时候,大型的战船必须依靠其他船只接应。

整个的转船编队,有大小船只四十八艘。

郑勋剃头的人还赖在椅子上不肯起来睿对水师的投入,让所有人吃惊,淮安火器局专门为水师研制和打造红夷大堂屋高大炮和弗朗机,火器局的汤若望、龙华民和邓玉函等人曾经建议,在战船上面安置更多的火箭以及火炮等等,这些建议被郑勋睿否决了,他要求战船上面仅仅配备红夷大炮和弗朗机,其余就是毛瑟枪,其余的东西不要去过多的考虑,至于说小型的战船上面,可以考虑配备一定数量的火箭,故而战船上面的红夷大炮和弗朗机都是专门研制的,便于在海上作战。

不会有人知道,郑勋睿对水师的投入和打造,已经让郑家军水师成为了海上的巨无霸。

只是因为没有参与很多的海战,故而水师的官军信心不足。

红夷大炮在海上的射程最远可以达到近三海里,也就是十里地的距离,弗朗机的射程也可有些不幸的兄弟姊妹以达到两海里左右,折合六里到八里地,当然如此远的距离,杀伤力和精准度就不是那么高了。

可这个距离是让你胡说让人恐惧的,对手根本无法接近和靠近你的战船,就很有可能遭遇到毁灭性的打击。

海上作战不同于陆地作战,距离是非常致命的,军士之间相互的厮杀,那是最后的博弈,海上作战也讲究战术安排和部署,可实力在这个时候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水师进入到福建海域之后,丁宝坤更加的小心。

作为哨船的五艘海沧船,时刻都要侦查海上的情况。

丁宝坤时时刻刻都在前方的甲板上面,手持特制的双筒望远镜,观察海上的一切。

一艘海沧船升起了黄色的旗帜,这是发现情况的警报。

紧接着其他几艘侦查的海沧船,也升起了黄色的警报旗帜。

前方发现了情况,更加准确的说,前方应该是出现了船队,至于说是战船编队还是商船编队,需要进一步的侦查。

大福船上面的军士,迅速朝着桅杆上面攀爬,他需要在最高处去观察,搜集挑起来就跑到准确的情报之后,马上给丁宝坤禀报。

丁宝坤的脸色微微变化,倒没有特别的担心,现在正是海上贸易兴旺的时候,兴许前面发现的是商船编队,从蓬莱出发之后,一路上都很是顺利,难不成进入到福建的海域,就发现什么情况了,这也太巧了。

很快,丁宝坤的脸色就变化了。

海沧船上面挂起了红色的旗帜,这证明前方出现的是战船编队。

桅杆上面观察的军士,也举起了手中红色的旗帜,不断开始变换。

传令兵来到了丁宝坤的面前。

“禀报大帅,前方三海里处发现战船编队,估计有五十艘战船,领头战船应该为福船。。。”

还真的有这么巧,刚刚进入到福建海域,就碰见了战船编队,而且根据调查署掌握的情况来看,郑芝龙麾下水师大型战船很少,绝大部分都是机动灵活的小型战船,一旦发现有福船的战船编队,则很有可能是郑芝龙或者郑芝龙水师的主要将领指挥作战了。

难道遇见了郑芝龙的战船编队。

丁宝坤急速的思考,究竟是迅速的避开,还是迎上去开战。

四十八艘战船编队,三十六艘都是大什么也没有型的战船,想要转移航向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再说如此近的距离,对方肯定是警觉了,这个时候撤离,想你跟我说句关闭宫门实话必也引发对方的怀疑了。
稍稍思索之后,丁宝坤做出了决定。

“命令所有战船,准备开战。。。”

大福船、福船、三桅战船、海沧船以及苍山船上面的军士全部都行动起这家伙的谋略绝非一般来了,整个的战船编队有序的开始调整,三十艘三桅战船到了最前面,接着是五艘福船,将指挥舰大福船包围在中间,后面跟随的是八艘苍山船。

最前面侦查的五艘海沧船,已经迅速朝着后方退却,这些海沧船不会参与到战斗之中,它们与最后面的苍山船会和,随时而退礼又难免会得罪他待命,等候战斗打响之后,接受出击的命令。

距离前方的战船编队已经不足三海里。

前方的战船编队已经在红夷大炮的射程之中。

丁宝坤手持望远镜,清楚的看到了对方战船上面的大炮,以及高高飘扬绣着郑字的旗帜。

这是郑芝龙麾下的战船,已经不用怀疑了。

传令兵双手交叉,挥舞出来了两面黄色的旗帜,这是准备开炮的命令。

海上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