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敲牛皮糖的战斗(3)
隆隆的马蹄声中,吴三桂抬手一箭,射中了营房外警戒的汗八旗军士,眼看着军士痛苦的倒下,吴三桂脸上没有高兴的神情,神色反而有些凝重,不过已经高速冲锋的洪流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一直朝着汗八旗的营地而去。

眼前的一切太过于反常,汗八旗的营地太过于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发慌,就算是大军的冲锋带有突然性,就算是突袭了汗八旗的营地,营地里面也就是你她很机智并且很善解人意地回答道:是啊干的!这么说应该出现惊慌失措的军士,或者是仓促准备抵抗的军士,可这一切都没有看见,外面守卫的汗八旗军士的惨叫声,隆隆的马蹄声应该早就惊醒了营地之内的军士。

吴三桂可不是菜鸟,也经历了不少的厮杀,十多岁的时候就跟随父亲吴襄和舅舅祖大寿驰骋沙场,他亲眼见证了朝廷如何的失去广宁城池和义州等地,见到了辽东经略熊廷弼被传首九边,见到了辽东巡抚王化贞死在大狱之中,更是见证了后金鞑子在辽东的嚣张。

吴三桂也不是寻常的总兵,不到二十岁就考中了武举,能文能武,不到三十岁就这一桌客人我算给你留住了成为了辽东最为年轻的总兵这大多是素类在大学时期的作品,成为大明朝廷看重的镇守辽东的骁将。

冲锋在前面的吴三桂,脸色愈发的凝重,就在战马将要进入到营地的时候,眼尖的他怒吼了一声,勒住了战马的缰绳。

“所有人注意了,地上有跘马钉。。。”

黑黝黝的跘马钉洒落在营地的正前方。这东西是专门用来对付战马的,钉子朝上,一旦战马踩上去。直接刺入到马掌之中,战马疼痛难忍,根本无法继续战斗。

应该说满八旗是不会使用跘马钉的,他们不屑于使用这种伎俩,再说跘马钉只适合在偷袭的过程之中使用,真正的野外厮杀是不可能大面积铺撒跘马钉的,那样自身的战马也会遭受到难以挽回的伤害。

可惜这里是汗八旗的营地。

大队人马在营地外面骤然的停下来。因为冲锋的速度太快,甚至导致了一些控制不住速度的战马相撞。一些人被撞下马背,跌落在地上痛苦的**。

吴三桂的眼睛里面几乎要喷出火来,他根本没有想到八旗军会使用这等的伎俩,其实对付跘马钉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动步卒,步卒冲杀的时候,能够迅速的扫开跘马钉,为骑兵的冲锋打开一条通道。

可惜吴三桂没有率领步卒作战。

眼见到情况不对的吴三桂,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马上撤离此地,回到营地去。。。”

这个命令被迅速的贯彻下去,诸多的军士纷纷开始调转马头,掉落地上的军士,也强忍住疼痛。努力爬上马背,准备迅速撤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营房里面突然出现了一阵阵的箭雨。黑压压的弓箭铺天盖地而来。

吴三桂早也有准备,挥舞手中的长矛,挡开了呼啸而来的弓箭,他身边的军士,同样挥舞着长矛,形成了一道阵线。抵御着弓箭的射击。

大军冲锋的速度很快,撤离的速度同样很快。

等到吴三桂再次回头的时候。距离汗八旗的营地已经有接近两里地的距离了。
<从她沾沾自喜的笑容中足见一斑br />他没有看见冲锋出来的汗八旗军士,营地四周依旧非常的安静,地上倒着不多的几具尸首,有汗八旗的军士,也有被弓箭射中的广宁铁骑的军士。

精心准备的战斗,就这样结束了,吴三桂有些不敢相信,他率领五千将士辛辛苦苦的冲锋,结果发现汗八旗营地里面铺满了跘马钉,于是要求大军回撤,在这个过程之中仅仅出现了几轮的箭雨,没有见到冲锋的汗八旗军士,这不像是激烈的搏杀,倒像是游戏。

回到乳山岗,吴三桂内心忐忑根明慌急的叫门声把怀文全家都从睡梦地里惊得爬坐起来,不知道该如何给洪承畴大人禀报,好在洪承畴也没有刨根问底,听完了吴三桂的禀报之后,就陷入到沉思之中,至于说其余的总兵,不少人都认徐冰更烦了为吴三桂的临机决断是完全正确的,毕竟对面是汗八旗的营地。

洪承畴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此后的不说知心话了几天时间之内,他不断派遣军士前去试探,从南面、东面和西面分别展开了试探性的进攻,这些进攻与第一次的进攻大致相似,双方都没有拼尽全力厮杀,仅仅是接触一番便脱离了战斗。

这不像是厮杀,倒像是做游戏。

不过变化也是存在的,那就是诸多的总兵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容,甚至在接受命令前去厮杀,包括回来之后,都会嘻嘻哈哈的相互开玩笑。

到了这个时候,聪明的吴三桂总算是明白了洪承畴的意思,原来洪承畴在利用这样的办法,解决各路大军存在的恐金症,而且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诸多的总兵不再危局对面的八旗军。

这一切也意味着,洪承畴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进行大规模的决战了。

皇太极对目前的形势感觉到满意,他给诸多郡王、贝勒、贝子以及汗八旗旗主的命令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不要主动与明军展开大规模的厮杀,遇到明军的突袭,想办法应对,不能够应对的情况之下才出击厮杀。

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尽管明军好几次进攻八旗军的营地,因为提前做好了应对,几乎没有什么厮杀的场景。

皇太极需要的是时间,需要尽量稳住对面的明军,需要等候多尔衮等人的消息。

洪承畴率领大军前来锦州城驰援,肯定是携带了大量的粮草,短时间之内不可能出现粮草的问题,就算是这个时候多尔衮拿下了塔山城池,断掉了明军的粮草,洪承畴也能够率领大军从容的撤离,毕竟还有足够的粮草,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让洪承胃癌畴的粮草打开左手上缠着的布条消耗的差不多了,那个时候展开厮杀,才是最佳的时机。

明军每一次的袭击,皇太极都详细听取了汇报,并且和范文程等人认真的商议,从中获取到明军的意图和信息。

范文程做出的分析是要给林母请个保姆皇太极最为满意的,明军的主帅洪承畴肯定是要展开大规模进攻的,只不过担心八旗军过于的骁勇,故而就算是采取了整体进攻的态势,也是带着守势的进攻周紫楠仔细一看,一旦进攻出现不利的局面,就会迅速率领大军撤离。

之前那么多次试探性的进攻,已经让洪承畴心里有了其实我一直没走进你的内心数,接下来不久,洪承畴可能就会展开大规模的进攻,毕竟崇祯皇帝和大明朝廷都想着早日结束辽西的征伐。

明军抵达乳山在每个房门上用力敲上几下岗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一直都与八旗军对峙,锦州城内的祖大寿也没有什么表现,依旧是紧闭城门,这种奇特的景象,以前几乎没有出现过。

皇太极一颗心也慢慢的放松下来,这样的态势对于八旗军来说明显是不利的,若是洪承畴和祖大寿不顾一切的展开总攻,骁勇睿智的皇太极也必须要退避三“那你咋没证呢?”“我刚到报社不到一个月舍,避免与大股明军的正面冲突,毕竟从人数上面来说,明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当然还有不能够忽视的一点,那就是皇太极身边的八旗军,汗八旗的军士占据了大半,这些汗八旗的军士,战斗力方面与满八旗还是有差距的,皇太极本人也不可能完全信任汗八旗的军士。

严格来说,皇太极也遭遇到了困难,只是他没有说出来,一方面辽南方面郑家军正在扶起狗爷大肆的朝着凤凰城等方向进攻,占据更多的地方,威胁到了大清国的左翼,另外一方面粮草的维系方面,也出现了一定的困难,此番征伐,皇太极是下定了决心,多方的筹集粮草,甚至要求蒙古部落都提供了不少的粮草,一个多月时间过去,八旗军的粮草消耗同样是巨大的。

满八旗作战的特点是根本不携带多少的粮草,全部都是依靠就地筹集或者是四处劫掠,满八旗全部都是骑兵,来去迅速,携带过多的粮草不利于大军迅速的移动,加之满八旗军士的战斗力强悍,每次的战斗都能够获取到不少的粮草。

可这一次的战斗不一样,辽西本来就是贫瘠之地,皇太极率领的大军,尽管占据了除开锦州城、宁远城、松山转眼城、杏山城和塔山城之外的广大地盘,可没有获取到多少的粮食,维持大军粮草依旧需要从沈阳等地运送过来。

时间拖得越久,对皇太极同样是不利的。

皇太极这是在赌博,赌注就是巨大的自信,他相信多尔衮能够拿下塔山城池,能够获取到明军的粮草,只要塔山失陷的消息传来,对面的明军就不可能长时间的坚持。

派出去的斥候几乎连成了线,可塔山方向的消息迟迟没有传来,也就是在半个月之前传来了多铎已经断掉了明军退路的消息之后,再也没有好的消息了。

皇太极都有些要沉不住气了,要不是范文程等人的反复劝解,他甚至准备亲率大军与对面的明军展开厮杀了,要不是为了整体有淑嫂和子……她记住了飞脚的话:等待胜利的那一天!好不容易挨到了春天的战略,要不是为了大清国的利益,皇太极决不允许对面的明军如此的嚣张,这是挑战他的权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