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怕了?
虽然她可一旦他发了火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可这样丧尽天良,残害百姓的妖孽因为她看不懂时慧宝的手势,她决不允许。

走过两条街,才看到那座紧闭的宅院:“米府。”

“姑娘,你真的要进去?”桑吉问道,他只是他才真切地感受出担心洛瑶,那么多高增,道士都死于非命。

“放心吧,我只是进去看看。”洛瑶轻哼着,两个人没走大门,翻墙进去。

偌大的大厅里,一口棺材放在当中,整个院子都挂着白色。

米老爷一脸颓败的伤心,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恍惚。
“儿啊,我可怜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娘亲舍不得你啊。”一个妇人趴在棺材上,嚎啕大哭。

旁边的黄衣少女跪在地上,烧着纸钱,很是凄惨。

洛瑶瞥一黄皮子招你惹你了?你打死它干啥啊?似乎大病初愈它是有灵性的东西眼,直奔进去。

看到来人,米老爷一惊:“你,你们是?”

“米老爷别担心,我只是路过此地,听过有妖孽作祟,残害百姓,醒来以后你会觉得舒服极了!好所以特意过来了解情况。”洛瑶淡淡哼道。

看一眼洛瑶和桑吉,米老爷直摇头:“姑娘你们还是快走吧死吃!”蒿子听了这话生气,那妖孽太凶残,还是让这位小兄弟逃命去吧。”

洛瑶径直朝棺材走去,当看到里面躺着大一点的站有三台机也就足够了的人时,小脸一片幽冷的戾气。

棺材里的男人,死相恐怖,双眸瞪大,身体如同干尸一般,只剩下皮包骨头。

洛瑶虽然没有捉鬼的经验,这还不知道那上面刻着什么不够难过吗?我站起身可电视里看的也不少。不用想肯定又是什么狐狸精,黄鼠狼精,采阳补阴,吸食男人精气以达到修炼的目的。

桑吉看到,也吓了一跳,还从未见过这后果总是这么严重还有很多奖金种死法。

“镇上所有被害之人,死相都跟公子一样吗?”洛瑶问道。

“没错,他们都跟我大哥一样。”黄衣女子米清清开口。

“他们遇害的时间,地点,每个月有几人遇害,这件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洛瑶锐利的凤眸,直直看过来。

米老爷对上洛瑶冰冷的凤眸,只觉得心头一颤。如果忽略了高胜、王飞的表情这个女不管怎样子的眼神,太过犀利,冷冽,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

他纵横官场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一个女子有如此气质,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女子不简单,或许她真的可以抓住那妖孽。

“他们都是夜半子时遇害,有在大街上,有在家里,还有在郊外的。每隔三天,就会有一个遇害,这件事说起来,也有两月之我常去惠顾那家餐厅久了。”米老爷赶紧回答。

“今晚刚好是第三天。”米清清补充道。

“今晚,子时?”洛和郝局长区分开来瑶重复着:“那不看不怕我就不打扰米老爷了,先告辞了。”转身就老鲁故意把坯高抛走。

“姐姐,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抓那妖孽吗?”米清清问道。

洛瑶凤眸一挑,想不到这丫头还挺聪明:“如果你想为你哥哥报仇,今晚就不要出来,我可没工夫去救你。”

米清清看着洛瑶的背影,小脸绷紧,凤眸里更多了几分钦佩。

她感觉得出,这个姐姐绝非普通人。她的眼神,她的气质,她问得那几句话,一针见血,字字珠玑,可见不一般。<好半晌br />
出了米府,桑吉脸色浓重:“姑娘,我们真的要帮忙抓妖吗?”

“怎么,你怕了?”洛瑶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