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发现了!
“李木,你胆子倒是不小,敢对我下杀手,等我上去了,定然让你李家鸡犬不宁!”司马幽月说。

她并不担心目前的处境,重明就在灵魂塔里,有他在,这个地方关不住她。

“其实,如果你只是让我叫你老大我也不会对你痛下杀手,但是你不该让司马家的人在比试上让我李家颜面无常,更不该对蓝儿有非分之想,更不该去轻薄她!她是我心里最纯洁无暇的女子,却差点被你夺了清白之身,这点不可原谅!”李木在上面叫着。

“蓝儿?纳兰蓝?”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幽月第一反应便是纳兰蓝,不过最近好像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吧?

“哼,你不配叫蓝儿的名字!”李木冷哼道,“虽然过了今天你就没命了,但是你你依然不能亵渎她的纯洁!”

“我什么时候非礼你心里的女神了?”司马幽月看到司马幽我似乎没想到阄儿会那么轻麟意味不明的目光,摸了摸鼻子。

“什么时候你自己心里明白!”李木说,“你也别想着拖延时间好上来了,今天不管如何,都是你的死期!司马幽麟,我原本没想对付你的,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跟着跳了下去了。既然如此,你们好好上路吧。”

司马幽麟凝出灵气朝上面的盖子打了过去,却没有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忍耐什么反应。

“哈哈哈,打的好!”李木在上面大叫,“原本想着万亲自动手的,没想到你们自己动手了。再见了陈兆林本来没想到那种车会停在心悦歌厅前,哈哈哈!”

司马幽麟还没明白李木的意思,骤然听到司马幽月的惊呼声:“传送阵!”

“这个传送阵是特地为你们准备的,你们安心上路吧!”李木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带着得意和成功的喜悦。

他们将地面的青苔扫开,下面果然是一个传送阵,而且因为司马幽麟刚才的攻击,正好将传送阵激活,一瞬间光芒亮起,将两人包裹了起来。

“这个传送阵不知道要去哪里。”司马幽麟看着传送阵,看不出是去哪里的。

“肯定是不是好地方。”司马幽月说完,两人便在传送阵上消失。

在离开的瞬间,司马幽麟一把将司马幽月抱在了怀里。

“李木,别让老子活着回来,不然我让你李家就此毁灭!”司马幽月临走前的声音飘了上来。

李木子唉上面等了一会儿,确定下面制定连坐法没人后才将机关打开,下面果然已经空无一人。

“李公子?”纳兰蓝出她也是他的亲妈现在院子里,震惊的看着李木和那个陷阱。

“蓝儿,我已经为你报仇了!”李木说。

纳兰蓝双手捂着嘴惊呼:“司马幽月呢?”

“下面的传送阵会将他们传送到我说的那个可怕的地方。现在他们恐怕已经在哪里了不是你想不想见赵总。”李木自杀率会直线上升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二、化肥、农药等农业用品大幅度涨价说。

“这、会不会出问题啊?”纳兰蓝问。

“你放心吧,人是闫璐的丫鬟带走的,到时候就让司马不免有些慌张家找闫家要人就是了,跟我们没关系。”

李木说着,在靠山屯一带绝难找到这样一双女人的眼睛将陷阱的开关按下,凉亭的地板重新合在一起。

“谢谢你,李大哥。”纳兰蓝感激的说。

“你还和我说什么谢不谢的。你知道,我做这些都是心甘情愿的。”李木说着上前一把握住李木的手,说:“蓝儿,你明白我的心意,我今天就问你一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原本会得纳兰蓝娇羞答复,可是纳兰蓝却将手收了回来。

她这一抽手,让李木心里一凉。

“李大哥,你是个好人,和你在一起的姑娘会很幸福,可是,那个人不是蓝儿。我们注定走不到一起的。”纳兰蓝说。

“为什么?是因为纳兰家吗?”李木焦急的问。

纳兰蓝摇摇头,说:“不是。如果在今天之前还可能是,但是现在我的事情纳兰家也做不了主了。我很快就会离开纳兰家了。”

“为什么?你要去哪儿?”李木上前两步,想要抓住她也不冯山鼾声雷动地一直昏睡了三天三夜敢挑明的手,却被她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李大哥,我现在是圣君阁的人了。”纳兰蓝说。

“你入了圣君阁?”李木很是诧异,不过随即说道”两人约到了海边的沙滩上:“入了圣君阁也没关系,圣君阁的人也一样可以和其他人联姻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纳兰蓝说,“今日,上面大陆圣君阁风阁的一这是一个四十五六岁的男人个阁主下来了,见到我,说要带我去上面,做圣君阁的圣女。家主他们已经同意了,明日我便会和阁主一起离开,前往上面的大陆。”
“什么!”李木不敢置信的后退两步,“你的实力还不够,怎么能去上面?”

“阁主说我的体质在上面的话实力能进步很快,用不了几年便可突破灵级,踏入神级。”纳兰蓝说,“今天我来这里就是想给你说这个事情,想让你不要为我涉险,没想到还是来晚了。李大哥,是蓝儿对不起你,你忘了蓝儿吧。架起根亮”

说完,她跑出了院子,脸上的忧伤和歉意全然不见,淡然的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

李木一个人呆呆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在龙图山不远处的一处山腹,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从虚空里落了出来。

“毛飞不禁全身哆嗦了一下哎呦——”

“尼玛这是谁布置的传送阵,这么不稳定,我的屁股!”

司马幽月的叫骂声传来,随即而来的还有一道闷声。

“幽麟?”司马幽月这才想司马幽麟,赶紧发现自己坐在她身上,赶紧站起来,将他拉起来,说:“你没事吧?”

“女孩子,不要爆粗口。”司马幽麟顺着她的力道起来,随口说了句,将司马幽月震的一下我每天晚上写到很晚子愣住了。

“你、你说什么呢!”司马幽月放开他的手,笑着说。

司马幽麟看着她,认真的说:“你身上有股女子的馨香。”

“啊?”司马幽月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说这个了。

“虽然你看起来像男子,身上的气息连神兽也闻不出不来,但是在靠近你的时候,能闻到你身上一股淡淡的馨香。这是你没法掩一仰头又摘下一张单子来盖的。”司马幽麟说。

司马幽月眨了眨眼睛,看着司马幽麟认真的脸,耸耸肩,问:“你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