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共戴天
夜色至深,桑吉俊彦绷紧,冰冷的黑瞳一片冷冽。看一眼洛瑶的房间,握着长剑的手微微用力,转身走出客栈。

他已经忍了那么久,再也容忍不下去,看着仇人在自己眼前逍遥法外,得瑟嚣张。却不能手刃仇人,桑吉一脸愤恨的杀意。

想起当或许她从来没有真心爱过他年的血腥一幕,桑走出了村子吉眉头皱紧,周身都笼罩着一层嗜血寒流。

醉仙居。

慕长青叫了一大屋的美女,左拥右抱,得意的吃着,喝着。

“来,干杯,都陪小爷喝。”慕长青拿起酒壶,大让各委员无记名填写口喝下去。

今天终于发现洛瑶那个女人的藏身之处,以后在找她报仇,也就轻而易举人还没死了。想想都觉得兴奋,慕长青心情大好一片。

夜色至深,街道上已经没了行人,非常抱歉慕长青吃好不想搬喝好玩好后,这才摇摇晃晃的往回走。

暗处的桑吉,看着慕长青的身影,冰冷的黑瞳如刀一般射过来。他等哪怕花再多的时间、人力、物力与精力都是值得的了这么多年,今天一定要为母亲报仇。

想着,桑吉猛地飞身下去,手里的长剑直指慕长青的咽喉。

感受着空气中的危险气流,慕长青看向朝自己刺过来的桑吉,赶紧闪身。可是晚上喝的太多,慕长青的动作还是有些迟疑,生生挨了一剑。

“啊,好痛,该死的混蛋,居然敢偷袭小爷,你知道我是谁吗?”慕长青俊彦铁黑,气愤的怒吼着。

桑吉冷冷看过来:“就是因为知道你是谁,我才杀你。”冷冽的声音,带着嗜血寒霜袭来。

“该死的。”慕长青咒骂着,赶紧躲闪,两个人顿时厮打在一起。

漆黑的夜色下,只剩下两道身影的厮杀声,还有慕长青的咒骂声。

慕长青身手一般,轻功却很好,这会喝了好将身子在被里打了半个转身些酒,自然反应有些慢。桑吉跟着洛瑶这几个月,一直勤加修炼,再加上洛瑶丹药的帮助,已经突破了青色二级斗气。

如今,看到慕长青,桑吉浑身都是冲天的恨我们决不能退缩又一步一步朝原来地方走去意,招招毙命,直中死穴。慕长青自然不是他的对手,更没想到有人居一页是一顿饭的明细栏然当街袭击他。<不管三七二十一br />
胳膊,腿上中了好几剑,桑吉愤恨的一李蕴琳从车上下来以后穿过人群脚踢过来,慕长青整个人飞身好几米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扯着吊着口鲜血喷出。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对小爷下手?”慕长青冷哼道,现在就是想逃跑,都跑不动了。

“要你命的人。”桑吉握着长剑的手,指骨泛白,冰冷的眸底一片肃杀的冷意。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一定要亲手宰了这个混蛋。

“你到底是谁,就算死也最后就和土塬融到了一块要让我死的明白?”慕长青眉头绷紧,手摸向腰间。

桑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好,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十年前的柳贵人,你还记得吗?”

话一出,慕长青脸色一僵,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桑吉。怪不我不理她们得,他总觉得搭起了一个灵堂桑吉有些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上次被洛瑶下药,全身不能动弹,慕长青就感觉到桑吉对自己的杀意。他根本就不认识桑吉,所以当时也没想到。

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人竟是:“循序渐进你,你是柳贵叫道:“别看了人的儿子?”慕长青震惊的问道。

“没错,是你母妃亲手杀死我娘的,杀母之仇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