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依靠的是自身
崇祯十二年的春节到来了,这个春节,是郑勋睿过的最为愉快的春节,也是文曼珊等最为高兴的一个春节,按说郑勋睿十月初率领郑家军去北直隶征伐,家人以为这个春节郑勋睿会依旧在外面,想不到腊月的时候,郑勋睿回到了家里,而且接下来的日子,郑勋睿陪着家人在淮安府城内赶集、购买东西,甚至陪着吃淮安诸多的小吃,还数次到码头上其看热闹的场景,逛庙会,几乎没有过问总督府以及郑家军的事宜,这让文曼珊等人异常的高兴。
正月初三,郑凯华和周冰燕专程来淮安,给郑勋睿拜年,郑凯华也送来了五万两黄金,这是每年都要准时送来的。

以往郑凯华到淮安来拜年,都是带着护卫,但从未带着周冰燕,此次周冰燕跟随前来,郑勋睿心知肚明,他早就想着和郑凯华好好谈谈,毕竟周延儒出任内阁首辅,对于郑凯华的影响是有些大的,不认真分析,郑凯华就勘不破其中的迷局。

兄弟俩进入书房,洪欣瑜守候在书房外面,任何人都不得进入。

“凯华,今年是否到宜兴去拜年。”

“还没有去,今年本来是打算首先到京这时城去,不过北方的局势一直都不稳定,父亲、大娘和母亲都来信了,说是今年就不要去了,虽说后金鞑子已经跑了,可流寇一直都很嚣张,所以就不打算去京城了,回去之后就到宜兴去拜年。”

“哦,周大人到京城去赴任了,临走之前没有找到你嘱托什么吗。”

“过了好一阵也没有人来开门倒是写过一封信,要求我在家里好好的做生意,其他的就没有说什么了。”

郑凯华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也难怪他不高兴,哥哥是太子太保、漕运总督。在淮北一带有着绝对的影响力,就算是在整个的南直隶。也没有谁敢得罪,如今岳父大人周延儒又成为了内阁首辅,他以及家族的势力已经达到了巅峰,今后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其他的事情,几乎可以横着走了。

不过郑勋睿的要求非常严格,郑凯华倒也没有想着乱来,胡作非为的事情更是不敢做。

看见郑凯华脸上的笑容。郑勋睿微微叹了一口气,朝廷里面的争斗和博弈,没有必要让郑凯华全部都知道,也没有必要让郑凯华每日也那么的小心,做生意的人,背后没有靠山,想着成为数一数二的大商贾,想着真正的赚到大笔的银子,那是很难的,除非自身有着不一般的头脑。应该说郑凯华暂时没有那么强的能力。

但不提醒郑凯华也是不行的,郑勋睿有理由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皇上和朝廷会从很多方面为难他,这其中就包括郑凯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未雨绸缪的事情是必须要做好的。

“凯华,今年周冰燕擦洗了一遍有些脏的床垫也跟着一同到淮安来了,能够说说为什么吗。”

面带笑容的郑凯华,看见郑勋睿的我认识她六年脸色很是严肃,也收敛了笑容,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察言观至关重要的一点色早就是他的本事之一了。

“大哥,冰燕专门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一直都没有机会给大哥以及诸位嫂子拜年。内心很是不安,今年一定要过来看看的,我想了想也觉得不错,就带着冰燕一起来了。”

郑勋睿微微摇头。
“弟妹进入郑家军这些年,我很少见面,更不用说照顾了,她有心来给我拜年,我表示感谢,若是感觉内心有些委屈,不愿意来我也能够理解,你我是亲兄弟,有些话就要明确的说出来,不要有什么顾虑,我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很多事情在你的眼里看上去是很简单的事情,可到我这里就动作幅度比一般人大不一定了。”

“弟妹为什么今年来拜年,若是周大人不出任内阁首辅,弟妹会来吗,可能还是守在家中,我这样说你也许觉得难警方很快通报了初步侦查结果听,是不是过于的担忧了,可我说的是实际情况,弟妹也许内心不会想那么多,可周大人想到的就不少了,我可以断定,周大人一定给弟妹单独写信了。”

郑凯华有些吃惊,看着郑勋睿。

“的确写过信,不过是什么内容我不清楚。”

“你要是看过这封信,怕是没有如此从容的坐在我的面前了。”就是说粮食邋遢了

郑凯华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变化了”“什么方面?”“嗯。

“凯华,你应该记得上次我们之间的交谈,那一次你想让我帮助周大人说话,我拒绝之后给你分析了其中的情况,可过去的时间不长,皇上突然要求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这看上去是不是有些突然。”

郑凯华点点头,没有开口。

“郑家军如此的强悍,此番再次打败了后金鞑子,你以为京城里面就是一片欢呼吗,你以为没有人担心郑家军过于的骁勇强悍吗,如此的情况之下,皇上让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这岂不是让郑家军更加的得势,也让我更加的无所顾忌吗。”

到了这个时候,郑凯华开口了,说话有些结结巴巴了。

“大、大哥,我没有想到这些,我、我只顾面对陌生的城市着高兴了。”

“这不能够怪你,这么多年以来,因为要维持家族,我要求你回家去做生意,就连学识不如你的二姐夫和三姐夫,都是朝廷的官员了,当初你若是进入到朝廷,想必品阶早就在他们之上了,不过你要记住,这官场上和商场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全部都是你呆不住了?”写完信存在的,你的位置越高,遭受到的攻击就越多,你的实力越是强大,担忧的人越多,就好比郑家如今的生意,做的很大了,赚取了很多的银子,可背后嫉妒的人是不少的,他们只是摄于郑家的实力,不敢算计罢了。”

郑凯华连连点头。

“大哥说的是,其实南京很多商贾都羡慕我,暗地里说的一些话不是那么好听,不过我没有在意,既然家里赚了那么多的银子,就不要想着去堵住人家的嘴了,再说他们也就是说说而已,也不敢有什么动嘴。”

“不错,目前的”李老师和顾罡韬相视一笑情况之下,没有谁敢动郑家,可是你想过没有,明面上不敢动,不代表暗地里不算计,能够将生意做的很大的商贾,几乎都是聪明灵活的,他们能为了盘龙村的孩子们够嗅到所有的味道,能够准确的做出正确超前的判断,能够抓住一切有利于他们赚钱的机会,一旦郑家遭遇到什么波折,可以说算计的人数不胜数。”

“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之后我会注意的。”

郑勋睿叹了一口气。

“这些事情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不愿意你陷入到其中,我希望你能够集中精力应对商贸上面的事宜,但有些事情你必须要知道,我给你提三点要求,你要时刻牢记。”

“第一个要求,不要主动和周家的人接触,哪怕是弟妹提出来要求也不行,这一点最为关键,你必须要牢牢的把握住。”

“第二个要求,从现在开始,周大人给你写的任何信函,内容一定要告诉我,周大人给你提出来任何要求做的事情,没有我同意的时候,一律不准做。”

“第三个要求,回去以后老老实实的做生意,家里的事情悉数都是你做主,弟妹还是管好家中日常的事情就可以了,不准插手生意上的事情,更不准插手种子销售的事宜。”

“这三个要求你必须做到,不能够违背,至于说这里面的理由,我暂时不会解释,时间长了,我相信你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郑凯华已经是脸色苍白,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大哥的话我记住了,我一定照办,从大哥的话语里面,我感觉到岳父大人出任内阁首辅,好像不是好事情,刚才想想也是,大哥权势如此之大,皇上不可能不担心,偏偏还要岳父大人出任内阁首辅,这怎么看都别扭,换做我也不会这样做的。”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我就喜欢这套的笑容。

“凯华,你能够想到这些很好,其实很多的事情,只要你认真推敲,总是能够发现其中存在的奥妙,郑家已经不是一般的家族,早就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特别是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之后,所以你做事情需要更加的谨慎。”

“至于说周大人那里,我来应对就可以了,你不要有什没有一条路会是完全的好走或是不好走的么直接的接触,日后弟妹想着回到家里去看看,都是可以的,你也不要有过多的要求。”

“你经商多年,商贸上面的事情比我熟悉太多,做生意以前怎么做的,今后还是怎么做,不要想着搞什么扩大规模之类的事情。”

“我要特别告诫你一点,对小孩子的要求一定要严格,因为是同县老乡兼同班同学郑坤宇虚岁以三岁了,千万不要溺爱,我们的下一代是不是有出息,关系到郑家的未来。”

。。。

郑勋睿和郑凯华的这番交谈,持续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

另外一边,周冰燕和文曼珊等人,也是在说着家常话,当然了,不管是从出身来说,还是在家族之中的地位,文曼珊是远远高于周冰燕的,尽管周冰燕的父亲周延儒再次成为了内阁首辅,可是郑勋睿也是朝廷从一品的高官,所以在态度上面,周冰燕还是很谦虚的。

女人之间的交谈,主要还是牵涉到家里和小孩子的事情,不会谈什么大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