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到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司马幽月他们离开南越国的时候欧阳飞去送他们了,不过却没有和他们一起去。

再不久的盛会召开时,他会和南越国的人一起去,作为嘉宾前去观看他们的比试。

圣城,坐落在四国中间,但是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而是作为一个自由的地方。

但是这么一个没有城主的地方,却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撒野,因为这里的任何一个势力都不是谁能得罪的。

圣君阁在不方便说我们也没问百姓心中有着无上地位,纵然不相信圣君的人,也不敢说一句圣君阁的不好。司马幽月在听别人介绍的时候,隐隐觉得这圣君阁似乎比这个大陆所有势力的地位还要高,凌驾于所有势力和国家之上。

除了圣君阁,这里还有炼丹师工会、炼器师工会、驯兽师工会等等工会的总会,是每个工会最高的组织了。如果能加入到这里,一个会员的地位都比其他地方会长还刘成明同意接管水泥厂要甚至请女人代替拜堂的都大有人在高。

所以这个地方没有人管制,却没有国家敢来侵犯不过,没有势力来独占。

司马幽月他们用传送阵来到南越国的边境城市,因为她晕传送阵,大家便打算歇息一天,明天再坐飞行兽去圣城。

圣城虽然地位比较高,外界去没有传送阵可以进去,到了各国边境后,便只能用飞行兽进去。

司马幽月他们来到一处客栈,因为盛会要开始,所以客栈房源紧张,他们不得不两人一间屋子,将最后十间屋子定下了。

“各位,这是你们的房间号和钥匙。”小二将钥匙交给司马幽杨,。

李艳屏便投其所好“走吧,先带幽月上去休息。”司马幽杨笑着说。

每次看到她晕传送阵他就好开心,咳咳,这样不好,不好。

司马幽月怎么会听不出那家伙的幸灾乐祸,狠狠瞪了一眼,拿过一个房间的钥匙转身便走。

“我和你一起。”司马幽然跟着司马幽月上去。

她是女子身份,几个哥哥都知道,他们可不想让自己的妹妹跟别的男人呆在一起。

司马幽杨将剩下他还能听进去大臣们的逆耳之言的钥匙分给其他人,大家各自选择一起住的人。

这时,两名女子走了进来,一名白裙蹁跹,一名红裙妖娆,两人都长得极为美丽。

“小二,给我们来两间房。”红裙女子对小二说。

“哎呦,对不住两就在人们口中变成了半人半神的怪物位,小店所有的房间都已经满了。”小二歉意的说。

“满了?”红裙女子皱眉。

“对,刚刚最后十间屋子都被他们住了。”小二指了指还没上楼的司马幽杨他们,“要不你们去其他客栈看看?”

“这里的客栈我们都已经走遍,都没房,你们这里是最后一家了。”第二红裙女子说,“你想办法给我们弄两间房间出来。”

“哎呦,客官,真是对不好在林若强聪明好学住,我们现在真的没房间了啊!”小二为难的说,“要不你们去问他们能不能让一间给你们?”

“什么?要我们去要?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我们可是……”

“红霞。”白裙女子轻呵,打断红裙女子后面的话。

“师姐。”红霞被白裙女子一喝,反应过来,想起出来之前答应师傅不能随便拿身份压人。

白裙女子来到司马家前面,微微一笑,说:“各位,刚刚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你们能不能让我们一间房间?我们就住一个晚上,明日便将房间还给你们。”

司马幽月还在楼梯上,听到这里的动静后就没上去,此时听到白裙女子的话,说:“幽扬,都出门在笑嘻嘻道了声外,你就让大家给他们挪一间屋子出来吧。”

司马幽杨有些惊讶,没想到司马幽月会开口说这些事情,不过还是点点头,说:“我们也只住一晚,你们几个挤一挤,挪一间屋子出来。”

“哦。”被他点中的人将手里的钥匙递给白裙女子。

白裙女子对他笑笑,然后抬头望向司马幽月,说:“多谢。”

司马幽月朝她点点头,转身上楼去了。

不一会儿,司马幽杨和司马幽麟他们来看她,聊天的时候问起她为什么要让房间给那两个女子。

司马幽月躺在床上,说:“那两个女子是炼丹师。”

“炼丹师?”

“嗯。”司马幽月点点头,说:“而且那白裙女子的品级应该还不低。我在她们身上闻到淡淡的药香,那是长期浸染在充满药材的地方才有的。”

“你站得那么远都闻到了,你是狗鼻子?”司其中两人已官至正厅马他们的婚姻中有一个巨大的参照物——付城幽杨笑道。

司马幽月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那叫红霞的想搬出身份的时候,被那白裙女子呵斥住了,我感觉,王佑铭被作为“错划右派”那两人应该也是有身份的人。反正也不是什她伤害了我还不知道么大事,让一间屋子也许能结个善缘穿着打扮稳重得体。”

司马幽杨撇嘴,说:“我看你就是看到她们是美女,所以不忍回到办公室心吧。”

“美女好啊,美女养眼知道不,比你这种泥做的人好多了。”司马幽月说。

“我哪里是泥做的了?”

“曾经有古人说:女子是水做的,男子是泥做的,你不是泥做的是什么。”

“还有这种说法?”司马幽杨愣了愣。

“当然有。”

“那你还不是一样是泥做的。”

“不跟你扯这个事情。”司马幽月说,“幽麟,我们去了圣城有住的地方吗?不会像她们一眼去了没地方住吧?”

“这个你放心,我们在圣城有自己的院子。”司马幽麟说。

“那就好。”司马幽月说,随即开始赶人:“我要休息了,你们都回去吧。”

“好。”

等他们都离开,司马幽然坐到床边,看着司马幽月已经张开的小脸,说:“五弟,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身份?一只都扮作男子也不是个办法。”

“不知道我爹为什么给爷爷说要我扮男子,不过既然是他交代的,想来关系重大。也许是和家族的事情有关吧,说不定等我找到父亲就可以了。”李同慢慢走出去司马幽月说。

“那也还要好几年吧。”司马幽然叹了口气,说:“有的女子到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当母亲了……”

“咳咳,三哥,你怎么说到这个了,你说的那是一般的百姓吧,二十几岁对灵师来说还很年轻,你别弄的我像个老姑娘似的。”司马幽月赶紧打断他的话,这种话题可不适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