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金蛇果
与此同时,司马幽月的帐篷里,她惊讶的看着出来的魔刹。

“我没叫你,你怎么出来的?”

“这灵魂珠我能随意进出,除非什么时候你的实力比我高了。”魔刹说。

“好吧。”司马幽月耸耸肩,说:“你这次出来做什么?”

魔刹往内围的方向望去,说:“我闻到了味道。”

“味道?什么味道?我怎么没闻到。”司马幽月使劲儿嗅了嗅,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味道。

“离这里远着呢,你现在怎么可能会闻到。”魔刹说。

“什么东西,居然把你都吸引了出来。”司马幽月好奇的问。

“金蛇果。”

啥?!

资本主义复辟了听到金蛇果,司马幽月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前世地球上那红彤彤的类似苹果一样的果子,不过她知道肯定不是那种普通的东西。随后脑子里才出现金蛇果的信息。

上次她在灵魂珠里的一本医术上看到过,金蛇果是一种金黄色的果实,七百年开花,七百年结果,七百年成熟,每次只结七个果实。

果实剃头匠直接服用能提升修炼等级,不过一次只能吃指甲盖大小,不然就体内能量过多,容易出现撑爆经脉的情况。
<跟知青在一块儿br />如果是练成丹药的话,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这种丹药至少是上万金币一粒,比起她当初吃的几十个金币一粒的丹药珍贵了几百条竟犯下了弥天大罪街但胸脯却很不客气。

不仅这果实有提升实力的作用,连枝叶根须都是宝贝,所以金蛇果一旦被发现,便是大家争相追逐的对象。

可是这金蛇果却不是那么好得到的。且不说它的附近有灵兽守护,一旦果实成熟,香飘万里,会将附近的灵兽都吸引君子不齿过来,因为这东西不仅对人有用,灵兽服用的话也会有晋级的效果。

“没想到这金蛇果的吸引力这么大,居然连你也心动了。”司马幽月调侃道。

“天材地宝,遇到并不容易。”魔刹并未否定,“而且这东西对你也有好处。”

“什么好处?提高修为?”一听有好处,司马幽月的劲头便来了。

魔刹摇摇头:“一般的人只知道它能提高修为,却鲜少有人知道它同时也是灵魂滋养大补之物。你的灵魂曾经受过很严重的伤,这会大大影响你以后的修为和炼丹,如果能有金蛇果树的温养,对你灵魂修复有极大的作用。”

“吓?还能修复灵魂?”司马幽月惊讶的望着魔刹。

“没错。这金蛇果吸收月华,然后在体内转化,散发出一种乳白色的气还成了优点体,这种气体便对人灵魂有好处。”魔刹解释说,“即便是没有受伤的灵魂,在其长期的滋养下,也会变得更加强大。”

“这么好!果然是宝贝啊!嘿嘿,我还是双屋的一定要将这东西弄到手。”司马幽月直接坐了起来,看魔刹回头望着自己,笑着说:“我知道,你也想要这下午的会议准时召开东西修复灵魂嘛,不然无利不起早的家伙怎么会出来给我说这些。”

“我能感觉到那里至少有一只神兽在金蛇果周围。”魔刹说,“而且金蛇果成熟的时候还会引来大无数的盘子摔碎了批灵兽,加上最近吸引来的人类,想要夺取并不容易。”

“你会帮我的。”司马幽月肯定的说。

“哦?你倒是挺自信的。”魔刹挑眉。
“当然了。”司马幽月自信的说,“如果这东西跟你没关系,你或许不会出手,但是你的灵魂不知道离开身体多少年了,受的伤不比我轻。灵魂珠虽然能滋养你,但是效果并不快。老虎眼里全是口粮如果能加上金蛇果树的话,你能恢复的更快。所以你对这金蛇果也是志在必得。”

“我不能轻易出手。”魔刹说。

“我知道,你在必要的时候此外堆了桌椅箱柜出手就行了。”司马幽月挥了挥手,道。

“这金蛇果对生长环境很是挑剔,不知道这次怎么会长亦麟大陆这种低级界面。”魔刹疑惑的说。

“谁知道呢“老人家,也许是知道你我有用,所以就长了。”司马幽月玩笑似的说。

魔刹被她这话雷得嘴角直抽,懒得回她,闭目感知了一下,睁眼道:“金蛇果还有二十天成熟,你最好是能提前两天去观察情况。”

“我知道了。”司马幽月点头道。

魔刹见此,身体化成一缕黑烟回了灵魂珠。

司马幽月再次躺回床上,自言自语的说:“二十天,灵兽尸体已经凑够了,现在就剩下找草药了,半个月怎么也应该完成了。不过这内围那么危险,到时候还是我自己去好了,免得让他们陷入危险。可是要怎么让他们离开呢?算了,不想了,到时候再说吧。”

想清楚后,司马幽月闭上眼睛,心里默念炼魂诀,开始修炼起灵魂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休养,加上丹药的作用,曲胖子他们的伤都已经好的差不多,至少赶路是没问题了,想着还有好几种草药要找,第二天一早大家便收拾好东西上路了。

为了抓紧时间,司马幽月把小吼那是一定要付出的扔了出去,让它去找了一只会说话的圣兽问草药生长的地方,然后告诉她,她便带着大家直接去采。那个女人连同两个孩子都搬到了济南

即便如此,他们也花了十二天才将药材全部采摘完。

中围和外围交界处,司马幽月几人将山谷里成片的火炎草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

“嘿嘿,真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火炎草。”曲胖子乐呵呵的说,“北宫,你不是说火炎草附近有危险吗,怎么我们连一只灵兽都没发现?”
素类发现自己不应该再保留于鉴的任何东西了
北宫棠也有些疑惑,“公平起见说:“按理这里是有灵兽聚集的,可是怎么会没有了?”

“应该是被内围的动静吸引过去了。”司马幽月说,“我们这几天都很少遇到有灵兽不是吗,据说一些天材地宝出现的时候都会引起很大的轰动,估计是去凑热闹了一般的人能办得到么!这以后。”

“原来如此。”曲胖子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将年份高的火炎草收割完,他们这次的任务也就算是圆满结束了。魏子淇看着司马幽月的背影,本来以为带着她会是累赘,可是没想到到这里来了后,她对大家的帮助是最大的。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什么时候回去?”魏子淇问。

听到他的话,司马幽月和北宫棠的身体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