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271530496"></e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莫凌云死亡的真相
有了撑腰的,再看看儿子莫权,何淑芳也但能够感觉到是豁出去了,于是将和莫释北说的话从头到尾又说了一遍,听得屋里所有人是唏嘘不已。

“大房,你现在有什么话要说吗?”

从始至终,云宜只是安静的听着,其中时而会露出不屑或无奈的笑容,但是没有插一个字打断她的话。

“爸,我不知道三妹这些是从哪里听来的,但是实在是过于的滑稽,根本没法让人信服。”

她的表情班车一停云淡风轻,柔声说着,竟然没有一丝的愠怒。

“爸,这些都是阿云临走前告诉我的,后风一吹来我也派私家侦探查过大姐,确实是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何淑芳焦急的说着,她无法相信云宜竟然能够如此坦然的面对,好像自己完全是在唱独角戏一样,这样的结果是她没有想到的。

“既然是凌云告诉你的,那他为什么不告诉爸爸,为什么不拒绝那些药,明知道有毒还要喝下去,不是自欺欺人吗?”

云宜冷冷看数着数着着她,强大的威慑力笼罩着整个房间。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管这个家不服,但是你可以直说,为什么要用这种阴险的招数陷害我道:“那好吧,还真是用心良苦。”

“不,你不要妖言惑众。”何淑芳被她了了几句说得是哑口无我醉倒在今夜的幸福里言,大叫起来。

“那么,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拿出你的证据。”

她越是急躁,云宜看上去越发的淡定从容,两人的反差,孰是孰非,已经是昭然若揭的摆着,所有人都看得清楚。

“释北,他就是证据。”

何淑芳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摇头,明显已经相信了云宜的话,再看老爷子,同样是目光深邃注视着她们的辨论,没有说话的意思,瞬间感到了绝望,无意间看到了云宜身后的莫释北。

“你说什么?”云宜冷淡神情认真的声音瞬间凌冽起来,她的目光中第一次冒出了火星。

“释北,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这个事实不是我编出来的,那么我就不信你真的不记恨抢了你老公的女人,而且她还是你的亲妹妹。”

何淑芳大声的质问着,一张涂了高级化妆品的脸因为扭曲而有些褶皱。

“三房,够了。”

一直没有作声的莫老终于开口了,厉声的喝斥着,眼角不觉暼了一眼莫释北。

“爸,既然要追究凌云的死,这些事情就要说出来,否则根本不可能追查到真相,难道你收到的那张盘里的东西你不感觉奇怪吗?”

何淑芳平时老爷子一瞪眼她便不敢于做声,今天也是豁出去了,为了争赢云宜,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三房,你在说什么?”

莫老与莫释北、苏慕容同时看向她,原来那张匿名的信件是她发的,看来是越来越复杂了。

“爸,我也是办法才给你发匿名信的,实在是怕大姐知道,对付我和莫权啊。”何淑芳一时失言,说出了但出于对郎书记的尊重暗地里做的事情,干让她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光明和温暖脆一不做二不休便直接承认了。

“何淑芳,你在这个时侯做这些事情,说这些话,爸是火眼金睛,自然会明白你的用意。”

云宜的神情再次恢复了平静,鄙视的说道。

“是,我承认,我是因为释北的优秀而嫉妒,现在他又一下生了一对儿双胞胎,莫家的接班人莫权是更没有希望了。”

何淑芳深吸一口气,脸色因为着急而有些发红,缓声接道:“但是说句心里话,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让莫权接莫家产业,只是想为他多谋取些股份,后半世过得舒服一点罢了。”

“哦?你费这么大的周章,只是想让莫权过得舒服些?难道现在莫家亏待他了?”

云宜双眉微蹙,句句都让人感觉何淑芳伎俩的拙略与漏洞百出。

“妈,我真的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

何淑芳已经词穷,她抓狂的看着现场的每个人,希望会有人帮她说句话,可是没有,就在此时,莫释北的在云宜的身后开了口。

“释北,这件事情并不重要,不是吗?”

云宜转身看向他,眼中满是慈爱与温柔,雍容华贵的服饰与装扮之下,她显得母性十足。

“是,或不是。”

莫释北其实从刚才他们的谈话中已经到了答案,只是他想听云宜自己说出来。

“是。”云宜长叹一声,坚定的点了点头。

“是你杀了他们吗?”

莫释北的目光炽热而冷酷,他的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斗争,话说得也是毫无温度。

“释北,你……”

云宜双眼瞬间噙满了泪,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养了他这么多年,在真正面对他的问题时,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侯,有一次我补诬陷偷了东西,那次我很委屈,你说是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唯一相信的人,因为你永远不会对我说谎。”

莫释北慢慢的说着,目光一直盯着她:“我只要你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他的眼中有期盼,迷茫,更有彷徨。

云宜这次没有痛快回答,只是眼泪一直在眼圈中打转,精致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有些花容失色。

“是,或者,不是。”莫释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预感到答案会让他难以置信,但还是再次只是还没完全拿定主意问道。

“是。”云宜用力的吸了一口气,眼泪已经象决堤的湖水船倾泄而出。

她可以对全天下人说谎,可是她不能对他说话,因为他是她的儿子,视如己出的宝贝。

“什么,你竟然?”莫老瞬间拍案而起,所有人也都哗然。

“爸,对不起。”云宜的声音已经小得像蚊子般微弱,她能毅然的站在众人面前已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爸,这下我的话你们都信靠着装疯卖傻苦撑了很长时间了吧,她是凶手,而且是杀人不眨眼的心如毒蛇的女人。”何淑芳听到她竟然主动承认了,瞬间像打了鸡血并辞去了总经理助理一职一样,大声的叫嚷起来。

“云姨,你真的杀了我爸?”莫官昕张大的嘴巴,表情是极其的夸张,可是任谁都听得出她是一点都不伤心,因为她的口吻过于轻佻。

“无论如何,也是罪不至死,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罗亚儿早已是哭得痛不欲生,上气不接下气,一双湛蓝的眼睛小,眼泪如清澈的湖水,越发明艳动人。

“妈,你一定有难言之隐的,告诉大家。”

苏慕容看到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针对起云宜,担心她承受不住,忙向前跨了一步,柔声说道。

“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的丈夫,竟然背着我有奸情,还生了孩子,这对我是此生最大的侮辱。”云宜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恰好能让屋里的每个人都听到。

“你们当时不都希望云容取我而代之吗?就因为他生了释北,而我的孩子死了,你们就想抛弃我,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她环顾着屋里的每个人,最后目光却变得空洞起来,像个无底洞,没有了集聚,好像她的眼前看到了莫凌云与云容。

“不杀了他们,难消我心头之恨,被莫家赶先干一两件取信于民的事出去,我云家大小姐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别一个个说得冠冕堂皇,你们谁没有私心,谁没做过比我这更恶毒的事情?只不过现在不挑明,你们就全来质问我,实在是可笑至极。”

云宜一直镇定自若,现在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嗓音提到了十度,层层穿透,话音落定,仰面大笑起来。

“大房,亏我这么多年对你的器重,你竟然杀了我儿子。”莫老的脸涨得由红变青,由青变黑,他边说着身子开始轻微晃起来。

“爷爷。”苏慕容眼明手快,因为离得近便疾步过去扶住了他的身子。

“没事,我没事。”莫老摆了摆手,示意她放开手正这怎么是好准备再次坐回到坐椅中,可是突然头重脚轻,眼前一黑栽倒在了桌子旁。

“爷爷,爷爷……”苏慕容再次扶住他,他的身子才没有撞到桌角,可是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意识。

“快叫医生过”“同学是有一些来。”

莫释北快速的跑过去,将因为力气小,几乎抱不住老爷子的苏慕容换下,这时莫权也跑了过来,两人合力将莫老放在了他的后背上,背向老爷子的卧室。

“爷爷,你怎么样了?“同志”

加上我那俩哥能造莫官昕本是往后退的,不知被谁推了一把,立刻大哭起来。

“哭丧啊,晦气,闭嘴。”罗亚儿扯着嗓子大声喝斥起来,嫌弃的暼了一眼光打雷不下雨的莫官昕。

“这下你满意了?老爷子被气倒了,全家像一盘散沙,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云宜冷哼一声,暼了眼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的何淑芳。

她自然想过老爷子会受不了刺激出现意外,但是又关她什么事呢?莫家,除了莫权和莫官昕,她恨不得所有人都消失在她的眼前。

可是真正面对现实时,她还是害怕了,万一老爷子就这样杀手人寰了,莫家肯定不会有人再对付得了云宜,这么多年,她在莫家的威望可是仅次于老爷子的,那她折腾了半天不是白费力气了?

以后怎么继续在莫家待下去,自己的儿子女儿怎么办?

听着云宜的声音,她的身子已经有些微的发抖。

“少在这里得意,你的罪行已经公之于众,明明是你把爸气倒的。”咬了咬银牙,她强壮着底气,很不屑的反驳道。

现在她只希望老爷子没事,这样就有人替她做主了,于是快步跟着人群走向了老爷子的卧室。